[转载]就湖北巴东县溪丘湾乡徐家湾村民朱奎砍杀朱永元的事件致湖

时间:2018-06-14 01:05 来源:未知

就湖北巴东县溪丘湾乡徐家湾村村民朱奎1999年砍杀朱永元的真实事件致湖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原告人:朱永元,男,土家族,出生日期:1961年11月2日,身份证号:42282319611102...,住址:湖北省巴东县溪丘湾乡徐家湾村四组。联系方式:13451017589(妻李某:1554916...,儿子朱某:18707191250)。被告人:朱奎(原名:朱永福),男,土家族,出生日期:1972年1月15日(1972.2.29号),住址:湖北省巴东县溪丘湾乡徐家湾村四组。 被告人朱奎和原告人朱永元系一父一母弟兄关系。消极履职机关:1999年在政部门.湖北省巴东县溪丘湾乡派出所 消极履职机关: 1999年在政部门. 湖北省巴东县公安局因被告人朱奎1999年涉嫌故意伤害.砍杀朱永元一事,被告人朱奎至今逍遥法外;今原告人其儿子朱庆林向湖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递交公开揭发信。揭发请求: 1、请求依法追究被告人朱奎1999年故意伤害罪的各项刑事责任。2.请求依法追究1999年巴东县溪丘湾乡派出所消极履职,懒政的责任。 3.请求法官依法追究1999年巴东县公安局消极履职懒政的责任。事实及理由: 巴东县溪丘湾乡徐家湾村四组村民 朱奎1999年砍杀我父亲朱永元的残忍事件事实如下:因我方责任田'界线纠纷由1993年朱奎殴打我父亲的事件'演变到1999年的砍杀我父亲的事件,具体事实情况如下(朱奎用木杵殴打我父亲头部伤疤.和砍杀我父亲头部的刀口伤疤均有照片):1. 朱奎用木杵殴打我父亲头部的事件在1993年, 是因我老屋住所门前责任田大田界线纠纷。在1993年因我们门前大田(承包责任田名称,地理位置于湖北省巴东县徐家湾村四组朱家屋场下方。)现我住房'北方向水沟处'界线纠纷,我四叔朱奎用木杵打伤了我父亲头部头顶,当时我父亲被我四叔打的血流满面。虽我父亲头上的伤口早已愈合,但我父亲他头上的伤疤迄今清晰可鉴。2,朱奎用铁镰刀砍杀我父亲的事件在1999年,是因我瓦厂沟责任田的界线纠纷。在1999年我们瓦厂沟(承包责任田名称,地里位置于徐家湾村四组刘家塝下方。)沟上处.挨界的.原我祖父母田边的界线纠纷,我四叔朱奎用利器铁镰刀将我父亲头顶左部颅骨砍穿'砍伤,当时伤口伤势鉴定,我父亲头部颅骨处的伤口宽度四厘米'伤口深度六厘米。虽我父亲头上的刀伤口早已愈合,但我父亲头上的刀伤口的刀疤迄今清晰可鉴。我方瓦厂沟田'界线纠纷的具体事实情况如下:1999年前几年我四叔多次拔扯我方瓦场沟责任田'与他耕种的我祖父母名下责任田'交界处我方的青苗(红薯苗),我父亲屡屡忍让,因为四叔朱奎屡次认为我方与他耕种的交界处'是我方多进了我祖父母名下的承包田。注:早年我祖父母名下退田产,而我母亲名下又进田产,据村集体小组承包土地是以家庭内部优先承包,所以我母亲就进了我祖父母退下来的这块瓦厂沟田(瓦厂沟田是早年我祖父母名下退给村集体小组的田,我祖父母把此田退给村集体小组后'我母亲又从集体小组把此田承包了过来。我方此瓦场沟田与我祖父母名下承包田是连界田。)1999年秋季,四叔朱奎(原名朱永福)在我方此瓦厂沟田'沟上处田中踩踏成路。 1999年阴历八月二十八日这天近中午时分,我父亲朱永元背粪土去瓦厂沟地里,路过凉水沟,父亲就在凉水沟公路上'窑包处(小地名)'质问我四叔朱奎为何在我方田中踩踏成路,四叔回应'承认踩踏'且态度强硬,四叔朱奎问我父亲能拿他怎么样!(当时周围'围观群众人人皆知。)四叔听到我父亲斥责他,他便用种种言辞来激怒我父亲,但我父亲在窑包处'并没有近前四叔他身半步,我父亲只是一味斥责我四叔朱奎,我四叔却一直厉声呵斥我父亲。(我父亲是背着背篓去地里做活的,他并不想过多耽误自己做活的时间,他只是路过碰到四叔朱奎后才质问我四叔朱奎踩踏我方田地的因由。)四叔见我父亲没朝他走近,他便蛮横地朝我父亲走近'四叔他走近我父亲后伸手就扭打我父亲,我父亲抵挡住了我四叔的扭打,然而我四叔不服'随即又进屋取刀(利器铁镰刀),四叔朱奎他把刀背在背后,嘴里佯装与我父亲吵骂,朱奎边吵边骂边走向我父亲,朱奎在隔我父亲三米多远的地方就朝我父亲猛冲上去,朱奎他飞快的举起镰刀迎面朝我父亲头上就是猛地一刀砍了下去,我父亲站在下坡处,我四叔朱奎站在上坡处,四叔朱奎朝我父亲头上一刀砍下去,我父亲当时退了好几米远,在黄金树木那里我父亲才倒下去!!!我父亲倒下去的那一刻,我四叔朱奎砍我父亲的铁镰刀手柄还留在我四叔的手中!!!当时我父亲一手捂头,一手拔出我四叔朱奎砍在我父亲他头上的铁镰刀,父亲他头顶左部顿时血喷满地,他疼得惨叫!!!我父亲他疼得只在地上打转!!!当时周围人人都不敢靠近,她们只看到只听到我父亲当时如山羊被杀时的那种嘶声惨叫!!!!!我父亲倒下后'他头部颅骨刀砍的地方喷流出来的血'在土公路上流了一丈多远。当时我母亲吓得在地上乱抓,神志恍惚,惊得的不知所措,当时已言语不清,倒在我母亲她面前的人'是我的爸爸'是我母亲她的丈夫!!!!!周围'围观的群众不敢靠近半步'吓得发抖,小孩儿吓得泣不成声。只有我二爷爷朱承忠(已逝世)冲到我父亲身边'才带头抢背走我父亲,我二爷爷他们背着我父亲朝天池岭卫生所跑,我四叔朱奎又进屋取了斧子'他手提斧子在后追赶他们一百多米远才停止追赶。当时背救我父亲的人'我二爷爷他们每个人的身上'衣服上尽被我父鲜血染红!!!!!后来,我四叔朱奎还在邻近四处与人鼓吹,朱奎他说'他刀一甩就砍倒了我父亲!!!!!我四叔朱奎他还与人鼓吹,他说他把我爸爸砍倒了'他不晓得刀把把(刀把把~刀把把是四叔朱奎砍杀我父亲的刀柄)怎么还留在他的手里!!!!!我父亲被我二爷爷他们背到天池岭卫生所'医生当时就给我父亲他打了一剂强心针,我父亲他在天池卫生所躺了好几个小时才醒活过来,感恩上天有好生之德,我父亲他才与死神擦肩而过。虽然我父亲头部的伤势早已恢复健康,但每到阴雨天,他头部的伤口总会疼痛,他带上了一辈子的残疾痨疾。我父亲被我四叔朱奎砍杀或许证明不了土地纠纷的严重性,但我父亲他头上的刀疤证明了我四叔朱奎砍杀我父亲的铁镰刀是锋利的!我方内部因责任田纠纷.引起的被告人朱奎砍杀我父亲朱永元的事件、已有血淋淋的事实,历史已经铭记!在原告人朱永元被.被告人朱奎砍杀事件过后的第三天(准确时间),原告人的妻子李绪芬带着原告人朱永元,带着被告人朱奎(原名:朱永福)砍杀原告人朱永元的利器.铁镰刀,到巴东县溪丘湾乡人民政府和巴东县溪丘湾乡人派出所上报案情.备案,曾做过笔录,但当时派出所得知案情后,却并没出警到当事人被砍杀的事发地去处理调查;人命关天的事就是这样被草草备了个案。被告人朱奎砍杀原告人朱永元的手段极其残忍,砍杀过程极其悲惨,其行为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但被告人朱奎至今仍然可以逍遥法外!这证明了什么?这些事实证明了当年我父亲朱永元不被砍死,杀人凶手朱奎(原名:朱永福)仍然可以逍遥法外!这些事实证明了当年巴东县溪丘湾乡派出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真实情况!这些事实证明了当年巴东县溪丘湾乡派出所、人不砍死.不出警的一贯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这些事实证明了当年巴东县公安局就是这样领导溪丘湾乡派出所的!因至今以来,被告人朱奎砍杀原告人朱永元的恶劣事件未能得到重视和解决,而至今以来,当地政府和派出所甚至连一个说法都没给予原告人朱永元。所以今原告人其儿子朱庆林向湖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公开递交检举揭发信,要求依法追究持刀行凶者朱奎,巴东县公安局、巴东县溪丘湾乡派出所的相关法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 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被告人朱奎对原告人朱永元的砍杀事件的情节构成故意伤害罪,而且杀人未遂;其手段特别残忍,其情节性质特别恶劣!其社会影响特别严重!因此,被告人朱奎应当为自己的犯罪行为承担刑事责任。派出所的职责概括为:管理户口;向群众宣传法制,组织发动群众同坏人坏事做斗争;组建治安保卫委员会;发现掌握嫌疑分子,教育改造有违法犯罪行为的人;预防、制止犯罪活动;管理特种行业,维护公共秩序,预防治安灾害事故等。在工作中实行党委领导下的群众路线,做好群众工作,使治安行政管理同群众的安全防范密切结合。溪丘湾乡派出所的工作职责是明确的,但是当时巴东县溪丘湾乡派出所并没有去原告人朱永元被砍杀的事发地去调查询问,这是一种纵容、包庇持刀行凶者朱奎犯法罪的行为,更是一种消极履职、不作为的懒政行为。巴东县公安局的工作职责更是明确的,但是自1999年至今,一直致使被告人朱奎逍遥法外。巴东县公安局又是如何领导溪丘湾乡派出所的工作的?如何让溪丘湾乡派出所开展治安工作的?1999年在政的溪丘湾派出所所长又是这样领导治安工作的吗?1999年的巴东县公安局是这样领导溪丘湾乡派出所保护人民的生命安全的吗?是这样尽职守的?巴东县公安局和巴东县溪丘湾乡派出所应当承担1999年村民朱永元被砍杀事件的失职责任! 此致 湖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代笔人:朱庆林2017年 6 月 1日

分享到:
泰山特色网|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问答地图| 疾病地图| 招聘信息| 战略合作| 媒体报道| 意见反馈|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