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回县司门前镇医院,一个新生儿就值一万四千元?!

时间:2018-07-09 20:31 来源:未知

司门前医院(隆回第四人民医院)又诊死人了,请乡亲们看看医院院长杨运松是如何处置运作的?并敬请大家评评理!

当事人系隆回县羊古坳乡刘家排村的刘其早、肖江芸夫妇,均年逾40,因头胎手脚残疾,生活不能自理。夫妇俩申请了第二胎,好不容易怀上并于2011年10月18日在司门前镇医院顺产了一个重达十斤半的健康男婴。为此刘家人喜不自胜。

但是,刘家人的噩梦就此降临。10月18日上午,在院方护士给婴儿打完防疫针后,婴儿出现了缺氧等症状,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刘其早夫妇悲痛欲绝,几乎不能相信这个事实。而司门前镇医院却在婴儿死后迅速而熟练地采取了“行动”:

他们首先是请社会上的烂仔对婴儿的尸体进行了抢掠,他们的意图是要把死婴进行掩埋,从而造成“死无对证”的既定事实。由于婴孩由其年愈八十的外婆舍命抱住,医院的企图才没有达逞。但是,院方请了二十多个烂仔常驻医院,对刘家人进行监视,只要稍不注意,就要实施抢婴计划。于此,肖江芸及其母亲,强忍悲痛,每天交换抱着早已冰冷的婴儿不松手。

针对此种情况,院方迅速采取了第二招,他们提出来要把尸体送到隆回进行检验,并提出了让刘家出5000元尸检费的无耻要求,后因刘家人出不起5000元费用而尸检推后。后刘家人醒悟,提出要由刘家人自己请法医的合理要求。对此,院方坚决不同意,且对刘家提出的合理赔偿要求置之不理。刘家人为此和院方交涉,希望院方或者进行经济上的赔偿,或者是自己请外地的法医对尸体进行化验,在验尸结果出来以后,再根据国家的赔偿标准进行赔偿。对此正当要求,医院一概拒绝,且该医院的院长杨运松还玩起了失踪,由该医院的副院长出面。对于刘家人提出赔偿的要求,该副院长表示自己无能为力,医院所有的决定权都在“失踪”的院长杨运松手上。他们的如意算盘很清楚,就是对刘家人不闻不问,采取拖延的战术,以此拖垮刘其早夫妇的体力和意志。

到了10月21日,医患双方所在地的地方政府,羊古坳乡政府与司门前镇政府各自派出领导和双方进行了协商,但一直未能达成令双方接受的意见。

在此期间,肖江芸与其母亲每天报着婴儿早已冰冷的尸体,整天以泪洗面,忍受着悲痛与耻辱的折磨。刘其早,作为男子汉,也是满眼血丝,精神恍惚。他决定妥协了,他不能看着妻子与岳母再遭受痛苦的煎熬。

2011年10月21日,在婴儿死亡四天以后,由一隆回县委里干部主持,羊古坳乡政府与司门前镇政府领导参与,对医患双方进行了协调,由司门前镇医院一次性赔偿刘家人一万四千元,付款后,彼此两清,刘家人再不能找医院“无理取闹”。刘其早含着悲愤的泪水在所谓的协议上签下了屈辱的名字。一个婴儿在这里就值一万四千元!

一个曾经鲜活的生命,匆匆地来到世间,又匆匆地,不明不白地离去,而他来世上的一遭,带给刘家人的,却是对生活的失望与屈辱!在整个事件的过程中,司门前镇医院及其领导们,却扮演着一个个小丑的角色。人民的医院,是为人民的医疗事业服务的,人民的医生,是救死扶伤的,在整个事件的过程中,这些人所表现出来的卑鄙与无赖,是不能够用笔墨所能形容的。

我们希望,这不是一个结束,我们希望有良知的领导能够对司门前镇医院及其院长杨运松进行严惩,对事件进行澄清,还刘家一个公道;同时,我们希望这也是一个结束,希望司门前镇医院能够敬畏生命,让同样的命运不要降临到我们那可亲可敬的乡亲们身上!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到:
泰山特色网|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问答地图| 疾病地图| 招聘信息| 战略合作| 媒体报道| 意见反馈|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