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夫妇苦寻40年前的上海恩公 终于找到线索了

时间:2018-08-12 09:36 来源:未知

徐大伯夫妇和两个儿子小时候的照片。

和别人相比,建德年近八旬的徐震麟夫妇的新年愿望显得非常特别,他们希望在新年里,找到40年前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上海恩公“阿毛”。

这对老人的愿望,经网络的传递,很快引起了大家的关注,2月6日中午,从警方传来好消息,老人们要找的恩公“阿毛”,很可能找到了。

接下来几天,老人将赴上海,确认这位恩公的身份,亲口对他说一句“谢谢”!

40年前热心人的帮助

2018年新年伊始,建德市公安局大同派出所党支部在“帮扶结对”对象、78岁的徐震麟大伯的口中听到了这样的一个特殊的新年心愿:希望警方帮助他们寻找到40年前曾帮助过他的上海恩公“阿毛”。

徐震麟和这个“阿毛”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他一直耿耿与怀呢。沿着时光的隧道,让我们看看当年故事。

徐震麟是建德本地人,他的小儿子出生后于1970年,因为一次高烧而患上了脑瘫。为了给儿子治病,夫妻俩白天两人拼了命地赚钱,晚上回来照顾小儿子。各地的医院变成了他们去得最多的地方。

1977年,徐震麟夫妇带着小儿子辗转去了上海,他听说某家医院有专家,已经帮助很多孩子缓解了病情。然而,陌生而偌大的城市让这对外地的夫妇一下子迷失了方向,正当他们一筹莫展这时,遇到了好心人江阿毛的帮助。

“不管认不认识,看到困难谁都要搭把手。”得知徐震麟夫妇的遭遇后,江阿毛说,“你们就在我们家住一段时间再说,当自己家一样。”

彼此之间素不相识,但两个男人很谈得来。江阿毛比徐震麟年长,待人温和亲切。生活的困苦和长久以来的委屈,让徐震麟像碰见了哥哥一样,一股脑儿向江阿毛倾诉了自己封闭在心底的苦。而阿毛也像亲哥哥一般分享着自己的经历,耐心开导着徐寺伯,绝不能向命运低头,人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在阿毛家一连住了四晚,临别之际,江阿毛还拿出了自己将近两个月的工资50元钱塞给了徐震麟,鼓励他以后日子一定会好起来。来自陌生人的这一份温暖与关怀,让徐震麟感又重新振作了起来。在回建德的路上,他告诉妻子:“这个情,我们要记着,以后慢慢还。”

徐大伯向警方求助,希望找到当年的恩公。

40年来心底的夙愿

随着岁月的流逝,徐震麟小儿子的病情却越发严重起来,时刻需要有人照顾,时间的车轮转到了2014年11月,这个不幸的家庭又迎来了另一个噩耗:大儿子患了肝癌。

一家人日思夜想的团圆却竟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母亲在医院里守护着躺在病床上的大儿子,同时牵挂着家中的小儿子;父亲在家中照顾着痴傻无知的小儿子,却时刻心系着受病痛煎熬的大儿子。2015年1月大儿子因为患肝癌去世,2017年9月小儿子因为脑瘫去世。

接连的打击让徐大伯夫妇的生活又掀波澜,可就在民警为二老的精神担忧之时,徐大伯却紧紧握住老伴的手这样回答:“不用担心我们,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

现在的徐大伯夫妇平时会参加许多的志愿者活动,包括扫除积雪、捡拾路边垃圾、做文明倡导者等等。徐大伯说自己想要趁着自己还有精神头,赶紧多做一些好事回馈社会!

每次民警和志愿者上门慰问走访时,徐大伯总是和大家说,你们人来了就行,钱和东西就不要了,把这些东西去帮助更需要的人,自从儿子生病以来,社会的爱心人士给予了他们太多的帮助,现在儿子走了,自己没有了顾虑,也是时候开始报恩了还人情债了。其中最让老人无法忘怀的是恩人江阿毛,二老想要当面感谢他当年的帮助之恩,但苦于找不到恩人踪迹,这个夙愿就像是一块沉重的石头,压在老人的心底。

2017年年底,老俩口曾赴上海欲寻找当年恩人,但却因为房屋的拆迁和搬移,已经无法获知阿毛的任何消息。“怎么就找不到了呢,哪怕阿毛去世了,我能找到阿毛的儿子也好呀,只要我还走得动,我就要一直找下去!”说到这里的徐老伯情绪不由地激动起来,声音抑制不住地颤抖,眼眶也不由地湿润了。“这么多年来,不是我们不想找阿毛,而是照顾着孩子根本走不开,如今终于有了时间,遗憾的是恩人却失去了踪迹。”

“也不知道阿毛还是否尚在人世,希望他一切安好,再等等,等我去找他,我有好多话想要和他说啊!”

警方帮徐大伯在电脑上查找人口信息。

好消息,阿毛可能已找到

民警了解到徐震麟夫妇的愿望后,在感动的同时也决定帮帮他们。

2月2日下午,大同派出所民警藤警官带着老徐,揣着“恩公”的名字和地址,走进派出所……

无奈,由于他们上一次见面几乎相隔了40年,“恩公”是否尚在人间都不好说,而他的儿子的重名很多,相貌也不记得了,通过公安现有的资源并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民警想到了通过网络求助。

2月5日,建德公安微信公众号一篇《阿毛,请你等等我》的文章温暖了许多人,78岁高龄老大爷圆梦寻找恩人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有人通过网络留言、电话热线等方式,向事件的联系人张警官提供了各种线索。其中,有热心网友认为,只要公安出面就很容易解决,也有群众留言说,既然徐震麟提供江阿毛的住址如此详细,那寻找起来应该更是容易。

的确,徐大伯向警方提供的江阿毛曾住址已经详细到了具体的弄号,可是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三四十年,时间的迁移会改变太多的事,如今,江阿毛曾住的楼屋已被拆除,曾住在那附近的邻居也早已与阿毛全家人断了联系,茫茫人海,要探知阿毛的信息实属不易。

其实,在得知徐大伯心愿后,民警第一时间便带着徐大伯在建德当地派出所查询过阿毛的具体信息,可是无奈时隔多年,阿毛是否尚在人世仍是未知数,而且徐大伯对阿毛家人的面貌印象已经十分模糊。

2月6号中午,事情有了转机,在整理群众提供的线索中,其中有一条引起了民警的注意,这是一位现在上海工作的建德老乡发来的消息,对方称自己找一个上海的江阿毛,并且曾经就住过徐大伯所说的上海市北京路新闸路57弄,而他的儿子也是徐大伯所说的“江明”。

这条线索是真的吗?这个“江阿毛”是不是徐大伯心心念念的“恩公”,接下来,两位老人将在民警的带领下奔赴上海,确认这位恩公的身份,亲口对他说一句“谢谢”!

徐大伯留给恩公的信。

分享到:
泰山特色网|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问答地图| 疾病地图| 招聘信息| 战略合作| 媒体报道| 意见反馈|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