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波斯帝国将诞生?美媒称伊朗借中东乱局“开疆拓土”

时间:2018-08-12 22:25 来源:未知

参考消息网12月11日报道据合众国际社11月21日发布的艾德·布朗施所著的题为《伊朗逐渐走向“新帝国”》的文章称,伊朗以显示武力的方式接管具有战略重要性的伊拉克城市基尔库克及其周边油田,凸显出伊朗正在稳步将其影响力从阿拉伯海湾扩展至地中海,以创建波斯帝国的现代版本。

文章称,在其鼎盛时期的公元前475年,波斯人统治着世界人口的大约44%,超过了历史上任何其他帝国。

而如此,伊朗人把由于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2003年3月的入侵而落入其手的、阿拉伯世界中的对手伊拉克,变成了自己的领地。

波斯帝国的治理体系,建立在地方君主对中央政权的忠诚和服从基础之上。这个政权是第一个伟大的波斯帝国创建人居鲁士大帝于公元前530年设计的。这个波斯帝国由阿契美尼德王朝统治。

伊朗人的武装干涉借用了美国训练和武装的伊拉克军队,这支军队得到了名为民众动员军的强大的被伊朗所控制的民兵组织的支持,以摧毁库尔德人走向独立的道路。这场干涉凸显了伊朗对伊拉克社会各阶层的不遗余力的渗透,特别是自2003年以来,作为其统治伊拉克的雄心勃勃的战略的一部分。

伊朗少将、伊斯兰革命卫队指挥官及伊朗扩张背后的战略家贾西姆·苏莱曼尼警告库尔德人不要举行独立的公民投票。这次公投产生了支持位于伊拉克北部库尔德自治区独立的明显多数派。

库尔德人的领导层挑战了苏莱曼尼。而他则不能让这种胆大妄为得不到惩罚。在10月16日的几个小时的战斗中,他控制的部队压倒了基尔库克的库尔德人武装。

文章称,10月18日,分析师乔纳森·斯派尔评论道:“我们似乎亲眼目睹了对伊拉克库尔德人内部长期以来的分裂的一次巧妙利用、一次突然而果断的拧紧螺旋,几乎一枪未发。”

“这笔交易之所以是可行的,是因为伊朗在过去几十年中对什叶派阿拉伯人和伊拉克库尔德人进行了政治上的明智投资,加上政治和军事力量的巧妙的混合使用,而这是伊朗人所擅长的一门艺术。

斯派尔在《美国利益》杂志上写道:“事实上,伊朗在政治和军事方面对伊拉克的影响力超出了民众动员军,以及亲西方的库尔德斯坦民主党和与伊朗结盟的库尔德斯坦爱国联盟之间的分裂范畴。”

图为在叙利亚作战的伊朗革命卫队军人

斯派尔宣称:“基尔库克的沦陷证实了,今天的伊拉克在多大程度上是受到伊朗控制的,也生动地展示了伊朗的革命和政治战争方法在整个阿拉伯世界所取得的无与伦比的效果。这种战法是伊朗革命卫队在整个阿拉伯世界所实践的。”

伊朗迅速夺取基尔库克,凸显了自德黑兰政权与美国等全球大国签署2015年7月核协议以来,伊朗在整个地区行动的急剧增加的趋势。

文章评论称,看来没有任何理由相信,这种情况会放慢速度。相反,在也门与沙特领导的阿拉伯联盟作战的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已经开始向对手发射弹道导弹。据说这些弹道导弹是伊朗提供的,其操作人员由伊斯兰革命卫队训练,导弹被射向沙特阿拉伯纵深地带。

这将使2015年3月阿拉伯世界最穷的国家所酿成的一场混乱的战争升级。这场战争可能会将这两个海湾地区大国之间一场对抗升级为一场使蹂躏该地区的其他战争相形见绌的全面战争。

伊朗在伊拉克的成功显然是美国人的一大挫折,因为他们面临伊朗接管中东北部和巩固其从德黑兰通往东地中海的新兴陆地桥梁的前景。

在遭受战争蹂躏的叙利亚,伊朗人通过把“伊斯兰国”驱赶出叙利亚代尔祖尔省的大部分地区,从而扩大了对叙利亚的能源资源的控制。叙利亚的主要油气田都位于这个与伊拉克接壤的地区。

这个地区是伊朗一直竭力要建立的穿越伊拉克通往叙利亚的陆地桥梁的关键环节,以创建从阿拉伯湾通到地中海和以色列北部边境地区的一条什叶派穆斯林控制的走廊。

伊朗可能会从其投入大量部队和资金来维护的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政权中获取经济利益,并积累了大量的基础设施投资。这将使叙利亚在数十年内继续依赖伊朗。

这些颇具波斯帝国风格的策略意味着,伊朗的影响扩大到了大马士革、巴格达、贝鲁特和萨那。上述地区的面积约占阿拉伯世界的五分之一。

文章称,伊朗在扩大边界方面的努力总是得到了历史的帮助,特别是当中东陷入混乱时。正如如今的形势那样。目前可以说中东地区陷入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奥斯曼帝国崩溃以来最严重的动荡,而伊朗能够利用这种动荡和分歧,使之对其有利。

而目前,伊朗与逊尼派主要国家沙特阿拉伯之间的愈演愈烈的对抗,则是最令人担忧的热点。双方在也门的军事对峙不断升级。也门是沙特阿拉伯的南部邻国,控制着具有战略重要性的曼德海峡。也门反政府武装不断地向沙特发射导弹,这场权力斗争使该地区其他国家卷入其中。

黎巴嫩是一个沙特的附属国和教派冲突的热点地区。该地区也陷入了恐慌,因为伊朗支持的真主党巩固了其军事和政治主导地位,因而人们纷纷谈论可能会在真主党与以色列之间爆发的战争。

另一个冲突热点是海湾地区的岛国巴林。该国什叶派穆斯林占多数,却由采取严厉统治手段的逊尼派君主政权统治。该地区所陷入的动荡大部分是由于2003年3月美国对伊拉克不明智的入侵,对萨达姆·侯赛因政权的颠覆,以及八年后的撤军,上述行动使这个古老国家陷入由伊朗煽动的动荡局面。美国人的拙劣占领及其对阿拉伯世界的令人迷惑不解的误解,在其笨拙地企图把西方民主强加给中东的过程中,使该地区陷入动荡。

文章称,所有这一切都使伊朗坐收渔翁之利。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开始,萨达姆一直是伊拉克的铁腕人物,并在几十年里充当了阿拉伯世界抵御波斯人的堡垒。而美国人将其赶下台,并使伊拉克长期受压迫的什叶派穆斯林多数派夺取了政权。

这样一来,就为伊朗的野心铺平了道路,使其得以开始实现长期以来的控制整个地区的抱负。这使得权力在近1400年的逊尼派统治之后回到什叶派伊手中。

自从阿亚图拉·鲁霍拉·霍梅尼于1979年2月推翻伊朗国王巴列维以来,伊朗一直致力于实现这一目标。1980年代初真主党在黎巴嫩的创建,是朝着使新的波斯帝国成为现实迈出的真正的第一步,并为未来伊朗采取武装干涉的行动提供了典范。

随着阿拉伯世界在“阿拉伯之春”的革命爆发之后陷入衰落,以及奥巴马政府实行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使美国脱离中东事务,伊朗发现了发动攻击的机会。

分析人士说,伊朗自霍梅尼伊斯兰革命以来一直在谋划实施其扩张主义战略。霍梅尼曾发誓要推广这项战略,使之落实到穆斯林世界。

分享到:
泰山特色网|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问答地图| 疾病地图| 招聘信息| 战略合作| 媒体报道| 意见反馈|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