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崩盘!对话非吸30亿的P2P创始人,连财务总监都骗

时间:2018-05-15 20:00 来源:未知

  (文中人名、公司名为化名)

  坐在看守所的提审间,虽然戴着手铐,隔着铁栏,张磊(化名)依然面无表情。剃了板寸的他,不开口时显得有些低落。

  张磊说,自己的偶像是特斯拉的马斯克,自己的梦想是用互联网的便捷,改变人们的金融生活。

  ▲埃隆·马斯克

  现实里,作为已“崩盘”P2P公司“灵鸟”(化名)的创始人、董事长,张磊的所作所为却与“梦想”不沾边。“他只是一个赌徒,用花言巧语骗来的钱,拆东墙补西墙,去填补自己另一个私募基金公司巨额亏损的窟窿。”当提审民警一次次戳穿谎言,张磊少见地露出些许尴尬。

  被他“洗脑”的,有4万多普通人,其中不少是张磊的朋友和朋友的家人。当这个非法募集资金30多亿元的骗局崩塌时,他们中不少人不得不卖房向亲朋还债。

  这并不是张磊一个人的失败,同样也是不少触及犯罪底线的互联网金融公司的缩影。新民晚报记者近日对话张磊及其财务总监、销售总监,解剖灵鸟公司这只“麻雀”,一窥近年来国内接连“爆雷”的P2P、财富管理平台问题,警醒世人。

  ▲图说:P2P公司“灵鸟”(化名)已经崩盘。警方供图

  身在看守所的“金融才俊”张磊,还在为过早清算公司而懊悔,直言“之前做的事情就像一次赌博”——但他赌博的“筹码”,却是那些被蒙蔽的投资者们的身家。

  1987年出生的张磊,学金融出身,曾供职于多家知名资本管理公司。2014年开始在宁波创立鲲久投资管理公司,开展私募基金业务。同年12月,他在宁波成立坤鹏投资管理公司,主要从事二手房尾款的过桥垫资业务。

  按照他的话来说,由于房价波动,加上对借款人的审批不够严谨,2016年6月,坤鹏投资公司出现大量坏账,“大概放出4000万,最后只收回1000多万。”另外,由于股市动荡,私募基金在2015年下半年已经出现5、6千万的浮动亏损。

  为了解决私募基金和过桥贷业务上的亏损,他打起了利用P2P平台融资的主意。

  2015年11月,张磊成立灵鸟网络借贷平台。张磊承认,灵鸟从开始融资和造血能力就存在不平衡。

  根据警方调查,灵鸟在运营之初就在一直“填窟窿”:张磊一直寄希望于借新还旧,同时将投资款用于归还鲲久公司旧债及个人挥霍,导致资金缺口不断放大,坏账也如滚雪球般不断扩大。

  最终,由于资金链断裂,灵鸟公司于2018年1月23日宣布清盘,张磊也在2018年1月30日,自己31岁生日当天,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上海警方刑事拘留,非法募集资金共计人民币30余亿元。

  对话董事长张磊

  “很后悔,逾越了法律的边界”

  记者:能否介绍一下你的教育背景?

  张磊:我是浙江工商大学读经济学的。家里是做地产生意的,所以我也比较偏科,一直对经济比较感兴趣。大学毕业前,2008年底去“嘉实基金”实习,2009年去了“兴业全球”,后来又去了“小牛资本”。2013年底回老家宁波,2014年自己创业,搞了一个私募基金。2015年去美国斯坦福大学游学,大量接触了互联网公司。

  记者:怎么会做P2P的?

  张磊:在美国游学时接触到P2P和移动互联,就想在这方面创业。最开始选择的是二手房尾款的垫资业务,因为银行贷款有周期,所以有很大需求。我们估算过,高峰期,上海“过桥贷”一个月的需求量有3到5千亿。而且这种方式短平快,上海周期一般40天,小城市20天。

  提审民警:做这个和你的私募基金有关吧?讲一下你的私募基金亏损的情况。

  张磊:嗯,也有一定关系,我的私募资金是2014年年末开始搞的,但股市起伏很大,最开始情况好,到2015年下半年就面临很大的亏损,到2015年底,已经浮亏6千万了。

  记者:所以你成立了P2P公司?用投资人的钱来填窟窿?

  张磊:的确是一直在用新公司的钱来填补亏空。

  记者:后来为什么会崩盘,与不断填补另一个公司的亏空有关吗?

  张磊:P2P公司2016年1月15日上线,6个月之后出现第一次风险。贷款这个事情,除了基本的风险控制外,还有道德风险,比如骗贷;内部员工风险,交易过程不够谨慎等;市场风险,比如房市火爆,银行收紧贷款,房屋交易搁置,投资周期拉长等等。

  记者:你当时碰到了什么问题?

  张磊:主要是坏账,一个月放出去3、4千万,可能只收回1千万,不仅是本金的亏损,同时这部分本金的收益也无法实现,但公司的运营成本还在,出现了“收不抵支“的情况。

  提审民警:那你说一下,你吸收进来的钱,有多少用来填补亏空了?

  张磊:早期不多,后期大概七成以上吧。到了2017年下半年接近九成了,每天都要填进去500多万。

  记者:这样的代价是什么?

  张磊:每个月的现金流大量流失,收入降低,成本高企,需要不断的新账填旧账,恶性循环。

  记者:这些情况有没有告知投资人?

  张磊:无法对投资人披露,因为出现坏账损失由谁来承担?而且一旦说了,就难以吸引更多的投资了,难以为继。

  记者:说一说你们是怎么包装你的P2P产品的?

  张磊:其实就两方面,一是低风险,二是投资回报可观。宣传文字上会有暗示和引导,最早都会说“年化多少”,后面规定只能说“预期年化”,我们定的大概在8%到11%左右,给人的一个预期是保本保息的。其实投资应该是有赚有赔,但现在几乎所有网络借贷平台都是“暗示保本保息”的宣传方式,就是为了突出“低风险、高收益”。我们还会跟同期的银行利率作比较,以吸引更多人投资。

  为了扩大宣传效果,我们还会通过跟流量网站合作等方式,在线上进行品牌包装,吸引投资人。线下就是搞一些活动,比如通过广场舞推广、发传单等等,还有送理财券,送手机、金条等礼品。还有就是找一些财经媒体背书,增加曝光度,花钱进一些协会。

  记者:P2P公司实际上已经声名狼藉了,你们是怎么取信于人的?

  张磊:主要是用公司实力来背书,展示团队实力。比如我们挖了很多阿里、腾讯的技术人员,负责投资的从业人员也都是从银行和金融业挖的。

  记者:高薪挖来的?

  张磊:最高的月薪5万,还有离职补贴,最高的给了几十万。一些从业背景比较好的,还要求股权。其实,很多人是降薪过来的,他们希望通过创业,能有更高的预期收入。

  记者:讲一下你们是怎么崩盘的吧。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到:
泰山特色网|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问答地图| 疾病地图| 招聘信息| 战略合作| 媒体报道| 意见反馈|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