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五指山市:畅好农场收购农四队系列重大违法问题调查

时间:2018-06-10 22:56 来源:未知

6月23日,海南省五指山市国营畅好农场农四队(原什束村)和农场机关村民黄宏光、黄贺南、黄家程、黄海京、吉进良、吉杨东、米亚生、米献青、米昌余、米超清、王友忠、米昌琼、米庆三、米志强、米文坚、米庆四、米文新、刘春燕、米家平、王永红、王菊梅、黄连妹、刘明珠、吉扬琴、吉川、吉松、吉娇慧、米文斌、黄翠林、米曼清、米叶杰、洪文琼、洪平、何文清、董有能、董开雄、洪运华、洪运连、洪运理、何文明、吉雪清、吉成华、刘明华、吉兰花、李燕、罗国省、刘德成、吉成忠、罗庆师、刘超伟、刘明扬、刘德清、刘德玲、刘英、刘平、刘海明、刘德辉、刘国良、黄文理、黄菊荣、黄世民、黄海壮、黄英花、黄明辉、黄海运、黄文芳、黄海星、黄海省、黄海建、黄文生、黄兴通共71位村民来媒体申诉(经录音整理):我们是原属海南省五指山市黎族苗族自治州红旗公社福安大队,与该市的国营畅好农场交界。1981年9月12日我们全体原什束村村民和畅好农场签订了《合并协议书》,而该协议签订以后我们的厄运开始,并场以后村民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在招干、招工、子女参军、上学入党都没有享受到国营畅好农场的普惠待遇,畅好农场解体以后我们的农家身份应当享受的脱贫致富、惠农政策也都没有实现,现在既不是非农业待遇,也不是农业待遇,什束村应当变更户口姓名,解决遗留已久的户口难题也没有解决?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申诉和上访,但我们的诉求被剥夺和压制,村民正常的上访被拘留、截访,人身自由遭到控制。我们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心音如鼓/思绪如潮/扼腕长叹/仰天长啸。我们恳请媒体能够关注我们这些失去生活来源的弱势百姓给予媒体监督。

记者认真听取了该黄宏光等71位村民的集体申诉,阅读了上述村民含着血泪写就的《陈述书》《六四垦字293号广东省人民委员会致海南行署的文件》《海南省关于并场队退场的部分文件目录》《琼垦局函2012]4号海南省农垦总局关于解决原晨星农场退场队农业户籍问题的函》《海南省国营**农场**市大城镇人民政府退场队移交协议书》《琼府[1993]14号海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国营农场并场队(村)土地性质等问题的通知》《农四队字[1993]2号关于并场队集体自动退场的报告》《编号:201704059117<不予受理告知书>》《解除<法律事务委托合同>协议》等系列事实和证据材料,研判这是一起海南省五指山原畅好农场在收购什束村安置村民过程中存在重大违法问题的案件,媒体高度重视派员实地踏勘采访。

6月26日,记者乘飞机辗转三亚市来到了“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的美丽城市五指山,驱车到原什束村时立刻感受到紧张气氛,村长和部分村民被不明身份的人(警方)监视,记者的采访在暗访中进行。

在村民米*(不愿透露姓名经录音整理)家中,米某战战兢兢地向记者哭诉:1981年之前,我村原为什束村生产队,隶属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红旗公社福安大队管辖,与国营畅好农场交界,因土地交叉,双方经常发生土地纠纷。1981年7月,根据国务院[1980]202号文件《关于海南岛问题座谈会纪要》有关处理土地纠纷原则第6条“场社扦花地多的队社,可以通过协商加以调整,对个别矛盾太多不好调整的可以经过海南行署和自治州批准实行场社合并的办法解决”的文件精神,畅好农场申请合并我村。

经过原红旗公社及自治州工作组织和畅好农场领导的多次协商并到我村反复做思想工作之后,有部分社员同意并场,也有一部分社员不同意并场,但为了使场村关系不再发生土地纠纷,后经工作组织的多方努力,在未经多数社员同意之下,什束村生产队领导一意孤行签订了合并协议书(双方未盖单位公章)。在条件不成立的情况下,我村被并入畅好农场,成为畅好农四队。我村领导当年凭个人主观意识上考虑到国营畅好农场在农业技术上有先进的生产力,科学的经营管理,高效的生产率。所以当年在未经多数社员同意之下一意孤行签订了《合并协议书》:一来解决双方因土地交叉经常发生矛盾纠纷;二来信任国营畅好农场领导班子能以先进的生产力,科学的经营管理,以及高效的生产率带领村民们在农业生产技术上解决温饱问题以及奔向小康社会,共同努力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但我村并场后生活状况各项未得到解决以及待遇极差,村集体农业用地还日益增长的被畅好农场转化成商业用地,进行房地产开发建设。我们从未享受到农场本应给的任何福利待遇,土地经营权没有了,生活还需自谋苦不堪言。在1993年我们全村民集体有申请集体土地退出畅好农场,但是一直到现在没有得到解决?

分享到:
泰山特色网|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问答地图| 疾病地图| 招聘信息| 战略合作| 媒体报道| 意见反馈|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