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九龙男科医院是黑心的骗子医院手术中被临时加项

时间:2018-12-08 19:15 来源:未知

济南九龙男科医院是黑心的骗子医院 手术中被临时加项

济南九龙男科医院是黑心的骗子医院,手术中被临时加项,18岁的山东人张亮(化名)为割包皮到济南九龙男科医院)就诊,不料又被诊断出尖锐湿疣、早泄、前列腺炎伴增大等4种病症。他原本只想花千元左右做包皮切除术,最终做了5项治疗,花费两万三千余元。

治疗后不久,张亮心有疑虑,又到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复诊,医生告诉他,他根本没有前列腺疾病。

此后,张亮将济南九龙男科医院告上法庭,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返还因过度医疗多支出的费用21940.5元,按多支出的三倍即65821.5元向其赔偿损失。张亮的理由是:该医院因其过度医疗已构成医疗消费欺诈侵权,应适用2014年3月15日实施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以下简称《消法》),医院应“退一赔三”。示:“我们确实很冤枉,他(张亮)利用了最近莆田系发酵的这个事情,要求三倍赔偿,明显有敲诈的情况。”

据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开庭传票显示,该案将于6月23日一审开庭审理。原告:在手术台上被麻醉后医院临时加项3月17日,18岁的张亮为治疗包皮过长,在网上查询找到济南九龙男科医院,咨询后得知治疗费用为一千元左右,便于当天中午到院就诊。

张亮提供的诊疗记录显示,一系列检查后,他被诊断患有包皮过长、尖锐湿疣、早泄、双侧精索静脉曲张、前列腺炎伴增大等5种病症。据张亮提供的济南九龙男科医院缴费清单,诊断医生是孙宝斌。张亮称,最初他坚持只做包皮手术,然而上了手术台,手术医生对他局部麻醉后,孙宝斌进入手术室,建议他一次做多种治疗,“孙宝斌说延误治疗可能会导致不孕不育,而且二次麻醉也有风险,我心里害怕就同意了。”最终,张亮接受了包皮术、系带整形术、早泄脱敏(降敏)治疗、阴茎背深静脉结扎术、精索静脉曲张微创皮内缝合术等5项治疗。张亮称,单早泄脱敏(降敏)治疗一项费用就2100元。第二天,他又被告知要再次进行脱敏治疗,“我说没钱了,就停了。”张亮还称,术后,孙宝斌建议他打一个星期的消炎针,他因为没钱只打了三天。缴费清单显示,术后的两天内,张亮还接受了两次半导体激光治疗和两次雾化治疗,共计费用2340元。

济南九龙男科医院是黑心的骗子医院手术中被临时加项

事后,张亮逐渐起疑,便于4月2日来到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就诊,超声波检查报告单显示,“双肾、双侧输尿管、膀胱及前列腺声像图未见明显异常”。据张亮介绍,首次在济南九龙男科医院就诊时,曾接受过一项“早泄敏感神经检测”,济南九龙男科医院乱治疗有黑幕吗?济南九龙男科医院骗人宰人坑人吗?济南九龙男科医院的大夫黑心吗?后被诊断为早泄。而当他向山东省千佛山医院求证时,医生却表示早泄检测不出来,且就超声检查和目前诊断来看,张亮也未患有双侧精索静脉曲张、前列腺炎伴增大及尖锐湿疣。

武警山东总队医院泌尿科主任刘殿成此前就此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包皮过长、双侧精索静脉曲张可以做手术治疗,而早泄、尖锐湿疣和前列腺炎伴增大是无法通过手术治疗的,也不可能一次性根治。

张亮随即将济南九龙男科医院告上法庭,以过度医疗构成侵权为由,要求其返还因过度医疗多支出的费用21940.50元,同时判令被告承担民营医院医疗消费欺诈的责任,按多支出费用的三倍既65821.50元赔偿原告损失。

被告:他利用“莆田系”事件发酵敲诈

“院方会派相关人员出庭。”济南九龙男科医院院办副主任李玉峰向澎湃新闻表示:“这个事情我们确实很冤枉,他利用的还是莆田系最近发酵的这个事情,他的要求是三倍赔偿,这里面明显有敲诈的情况。”

张亮的病情,成为了该案的关键。张亮的代理律师谢凯凯希望向法院申请进行司法鉴定,判断是否存在过度医疗。

澎湃新闻曾致电张亮的接诊医生孙宝斌询问详情,对方表示时日久远记不清了,一切以病例为准。据张亮提供的济南九龙男科医院诊疗记录上书,病诉:包皮生小疙瘩两个月,早泄,勃起不持久;查体:包皮过长,内板生长很多米粒状赘生物。

当澎湃新闻询问手术中临时加项是否合规时,李玉峰表示:“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事例,医生就会被立马开除。”

“已经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但关于本次活动的主持,客户们反映,最好还是选择比较熟悉的联系人接洽,在交流与沟通方面也会更为方便……”

  “你的意思是,你比较合适?”小样,当你的顶头上司是隐形的么。

  “不是,我的意思是……”

  孩子,人生除了耍心眼之外应该做更有意义的事。我摇摇食指截住话头,“不是就好,既然这样,你就把与这次活动相关的所有报告都理一理,让我更加“熟悉熟悉”,两个小时后给我。”

  “两个小时可能……”

  我轻声细语地道,“扣你工资哦~”

  “……”

  看,这就是成为经理的好处,可以理直气壮名正言顺的压榨员工。

  所有人就是这样一步步媳妇熬成(高仿品牌鞋薇芯Ldph6688)婆,想当年我进公司也是被刮骨削皮了三年才慢慢出头,如今终于爬上了剥削阶级的宝座,怎能浪费了大好机会。

  “你看,你看就你这模样,难怪在公司里你的口碑越来越差。”罗莉咬着块披萨含糊不清道。

  我看着对面这波霸女郎,面无表情地道,“口碑差就差咯,谁啰嗦扣谁工资。”

  “你就是这样不好,”纤纤玉手往我脑门一戳,“没事板着张脸成天挑肥拣瘦的喊着扣工资吓人,没看你底下的小姑娘小伙子整天想拉你下台,找机会也把你给整回去。”

  “悉听尊便。”

  “听什么听,我说,你也老大不小,还要再这么混下去?”

  我抬眼看她,“你顾着自个儿的小家吧,别成日瞎操心,我没事的。”

  “没事就别蹉跎!你以为女人这辈子都只能靠爱活,我说……”

  话至一半,桌面被轻轻敲了一下,来人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垂眼看她。他的眉压得低低的,浓黑而凌厉,眉峰却傲慢的挑高,倒有几分斜飞入鬓之感。一眼望去便知他是个不好相处的人,唇线却很是优美,嘴角微翘,不笑的时候,显得尤为凶狠霸道。

  罗莉在他的视线下讪讪止住话头,看向我的双眼明显抓狂的写着:为毛他会出现在这里!这是为毛,为毛!

  我干咳一声,“他昨天进我们公司做实习生。嗯……目前分在我的部门。”

  “你什么时候可以走?”他转头看向我。

  “你先在外面等我吧,我待会就来。”

  等他走远了之后,罗莉小声咕哝着,“这小毛头,还是这副死脾气,这么多年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忍的。”

  “那家伙向来脾气不好,看久了自然就习惯了。”再说,其实我和他也算是半斤八两。

  “我说你别这么委屈自己,他除了张脸不错,性格实在令人不敢恭维。现在的孩子比从前的要成熟要厉害得多了,尤其是这种半大不小的,”罗莉苦口婆心地念叨,“他们知道哪个女人对自己有感觉,知道该怎么做来让她们离不开他,享受暧昧又可以仗着年纪轻不给承诺,等到你真的泥足深陷,却可以在任何时候突然面无表情的抽身就走……”

  我当然知道这个理……但还是和他磕磕绊绊了这么久。

  “萌萌,上海这么大,漂亮的孩子也不少,性格好的男人就更多,别的不怕,就怕你较真。”

  “我知道,”我拍拍罗莉的手,“我会考虑的。”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我看看是他的号,便直接先按掉,“他又在催了,我走了啊。”

  “你们现在住一起?”

分享到:
泰山特色网|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问答地图| 疾病地图| 招聘信息| 战略合作| 媒体报道| 意见反馈|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