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市的黑恶与黑腐

时间:2018-09-14 20:30 来源:未知

我是一名只读了高中没上过大学的80后,父母是下岗工人,我是家里的独生子,由于没有高文凭只能选择一些体力活的工作,跟随父亲在建筑工地做农民工,2014年的时候由于妻子怀孕了我想着多挣点钱就去熟人办的渣土场兼职晚班,主要负责运土车辆的计数以及车道清扫工作。  2014年11月13日晚9时30分左右,一如往常的渣土场突然来了辆黑色SUV轿车直接停在出入口堵门,车上下来的戴眼镜女人第一句话就是“搞邪了,不给老子打招呼谁让开的工。”由于当年六七月份渣土场刚开工的那段日子经常有纹身的社会人员到场子闹事,更有城管渣土办等部门的车辆经常过来询问检查拦车停工,于是我就问她“你是哪个部门的,麻烦先把车挪开让出道路。”那女的就叫我给我老板打电话,我就照做了,老板问我是谁找他,那女的就说‘你就跟他说我是帆爷。’”然后发生的事由于文字篇幅过长,在我之前发的帖子里都有详细描述。今天我想将我这两年的遭遇广而告之,告知广大民众,有机会的话更希望党中央能关注此类黑腐势力,毕竟黑腐问题都是地方基层的任意妄为,我们国家近几年的反腐除黑的决心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人民都是有目共睹的。  此前在我多次发帖后,2017年8月24日宜昌市夷陵区公安局似乎也意识到事件的影响性,新任公安局长约我谈话了解了案情,后续我也将自己搜集的一部分关于案件办理存在不公正的录音文件通过微信交给局长,然后就没有什么然后了。  2018年6月26日夷陵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关于我对雇主的民事赔偿诉讼,在庭审过程中雇主为了逃避赔偿责任请人作证以证明他只是介绍我去渣土场工作而并非渣土场老板,雇主及相关证人言辞闪烁且陈述内容与之前在公安机关调查时询问笔录上的内容存在明显不同,且当法官询问渣土场利益划分情况时雇主及相关证人说漏嘴道出渣土场纠纷实情:“易帆、杨鹏举夫妻是在渣土场收保护费的黑恶势力。”最后法院判决前我的律师要我给主审法官联系讲清楚6级伤残是怎么做的,我的6级伤残鉴定是严格按照法医要求历时一年多,其中包括医院出具的每月病程记录以及核磁共振胶片及结果,还有做鉴定当日在法医处现场做脑电图。但夷陵区法院直接就否定了我的6级伤残鉴定仍按照此前由于公安机关办案要求要我做的8级伤残鉴定,我给主审法官联系根本不让我开口说就把我电话挂了,然后连续一个多星期主审法官办公室电话都是无人接听,去法院也是说他在开会根本无法联系到他本人。这又一次验证了我雇主之前跟我说的话,我的雇主夏叶华扬言他背后的靠山是宜昌市东山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他和公司老总都是铁哥们,他多年的人脉关系在公检法都有很可靠的关系。难道这个社会就是他们这种人的天下了吗,此前易帆也是叫嚣给你3万私了爱要不要,公检法政府都是她的人,大不了她找人顶包坐牢每月给人开工资,后来结果确确实实是公安机关从未对易帆杨鹏举夫妻采取过任何强制措施,最后还在我报案一年多后潜逃了,而对易帆的处理则直接是无罪。我是不信他们的话,我以为公检法政府都是端着党中央给的碗,吃的是人民百姓给的粮,又不是他们家家丁,凭什么帮他们,就算是帮那也只能是小股势力背着党中央任意妄为。  正值近日反黑除恶行动,我向相关部门提交了举报易帆是黑社会的信息,夷陵区检察院也应上级部门要求正式立案调查并且邀约了我去检察院汇报相关情报,大概过了一月左右的时间,夷陵区小溪塔派出所给我打电话叫我去他们那一下,我去了他们要我在一份调查结果上签字,我当即就表示不会签字,理由是他们调查的结果那个收保护费还叫人砍伤我的易帆不是黑社会,最后派出所还是强制要我签了字,派出所说这是上面要他们办的事,他们只是给我做个回复叫我不要为难他们。  各位广大民众朋友们,这就是我的遭遇,我相信世间不止我这一例黑腐事件,因为我的伤情情况,我的妻子在孩子2个月的时候不打招呼就带孩子回了娘家,孩子5个月的时候就把孩子丢给了我她自己回了娘家至今未归。我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我很清楚冤有头债有主,这时候我想到了一些新闻里报复社会的精神病人,他们一生下来就是那样吗,如果不是有人或事逼他们他们会危害他人吗,在这我并不是同情那些被逼到伤害他人的精神病,恰恰相反我也很厌恶他们伤害无辜的行为,我只是希望社会秩序能真正的公正严明,那些拿着国家赋予的权利欺压民众的人,脱了那身制服和百姓无异,何必为了自己的私心来玷污国家赋予的权利,相关部门不要懒政,有法不执有罪不惩只会让我们伟大的革命先辈们拼尽鲜血汗水乃至生命所争取来的美好时代渐渐化为泡沫。

分享到:
泰山特色网|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问答地图| 疾病地图| 招聘信息| 战略合作| 媒体报道| 意见反馈|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