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一代人的“集体”青春

时间:2018-11-10 14:57 来源:未知

虎嗅注:从国庆档临时撤出、延宕至贺岁档的《芳华》即将在下周上映。冯小刚再次讲述了一个70年代发生的故事,依然是第五代导演最爱的主题——探讨个人与集体的关系。冯小刚导演的《集结号》、陈凯歌导演的《大阅兵》均是此类主题下的尝试。而这部由严歌苓小说改编的电影能否在这个时代把握住大众脉搏,票房仍然是最直接、残酷的考察指标。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姬霄(ID:obajjda),虎嗅获授权转载。

此文涉及原著及电影情节的中度剧透,介意者慎入。

文 | 姬霄

《芳华》讲的是七十年代末文工团里发生的故事,起初源于冯小刚导演的“军队情结”,他找到了同样入伍过13年、跳了8年舞的作家严歌苓,想打造一部唯美诗意的文工团电影,于是才有了这样一部小说。之后严歌苓又亲自担任编剧,将小说具化成了剧本。既然一开始就是为电影打造的作品,看电影之前读一读这本小说,是有必要的。

严歌苓的小说是在一个讲述者的主观视角里展开的,讲述者看不到的部分,全靠她自己的想象力去补足。冯小刚在电影里也有这么一个讲述者,但她的讲述非常节制,只供承转和点题。导演在电影里刻意抛弃了她的视角,将这个故事变成了一出群戏,于是,文工团大院里的每一个人,都拥有了自己的故事和秘密,他们更加的生动、可信,也令这部电影比原著更贴近了那个时代一步。

《芳华》是年代故事,作为八九十年代以后出生的年轻人,我们对那个时代的印象大都是从文学、影视作品中得来的,会想当然的以为,那是一个物质贫瘠,思想禁锢,所有人手捧红宝书,使用同一张苦大仇深坚毅表情的年代。但在这部电影里,你很少能感受到这个时代和现在的距离有多遥远。

冯小刚应该很珍爱那个让他挥洒青春的年代,他并没有过度强调时代的特征,而是自然而然展示出那些年轻人的快乐和焦虑,他们虽然身着军装,但会和我们身边的年轻人一样,会偷懒、吃醋、攀比、矫情。我以为,这才应是真正的时代原貌。以前我们看待一个时代,是站在很远的地方看待的,某个年代悲苦,某个年代疯狂,但当你站到近处看,人总是需要寻找快乐的,差别是不会太大的。就像汪曾祺写日军轰炸昆明,全城拉响警报,百姓出城避难,听起来多么恐怖,但实际上呢,郊外的聚点犹如过年集市,生意人、马帮、市民纷纷像赶集一般出城约会,还有的同学听到警报也不跑,因为此时自习室是没人的,正好可以安心读书。

所以说,再苦的日子,细看都是乐观的、积极的。谁也不能一辈子哭丧脸。快乐,这是人类刚需。

话说回来,七十年代中期的文工团里就充斥着每一代年轻人都特有的那种快乐。他们在千篇一律的生活里自娱自乐,怡然自得。朴素无华的军装,掩盖不住他们青春的面貌和精神层面上的追求,他们听邓丽君,写情书,打篮球,游泳,去公社厨房偷西红柿……干尽了少年的事。在电影的前半部分,画面是清清亮亮的,一切都像阳光下的白衬衣和连衣裙,那是冯小刚口中那最好的时光。

在那个高考暂停,大学校园空空如也的年代,文工团就像一个真正的象牙塔,隔离外界疾苦的世外桃源,所有高干子弟和家里有人脉的年轻人,都削尖脑袋往里钻。用萧穗子的话说,“我们都是从五湖四海给挑来上舞台的……三十多年前,从我们那座红楼里出来的,都是军版才子佳人。”

分享到:
泰山特色网|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问答地图| 疾病地图| 招聘信息| 战略合作| 媒体报道| 意见反馈|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