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控股股东股票质押逼近平仓线而停牌的步森股份(002569),在声称通过增加保证金的方式解除了质押风险后,19日股票复牌

时间:2018-09-16 00:00 来源:未知

迪邦网():因控股股东股票质押逼近平仓线而停牌的步森股份(002569),在声称通过增加保证金的方式解除了质押风险后,19日股票复牌

因控股股东股票质押逼近平仓线而停牌的步森股份(002569),在声称通过增加保证金的方式解除了质押风险后,19日股票复牌,却又遭到市场无情的碾压,公司股价一字跌停,收报于29.38元。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1月5日召开的公司2018年公司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期间审议公司选举实控人赵春霞等五人为非独立董事以及公司监事会换届以及修改公司章程等4项议案均未获得股东大会的通过。

一月内二度停牌难阻跌停命运

去年的12月18日和12月19日,步森股份突然闪崩,股价连续两天跌停,值得注意的是,原步森股份控股人徐茂栋控制的天马股份也出现了闪崩。

两天跌停之后,步森股份突然停牌,称停牌是因为公司正在筹划与步森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公司与步森集团将围绕浙江省纺织行业提供供应链管理及金融服务等方面开展合作。1月3日步森股份称已与步森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备忘录》,步森股份同时强调《战略合作备忘录》具体实施内容、进度及其对公司未来年度业绩的影响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1月4日股票复牌。不过复牌当天步森股份依旧跌停,逼得步森股份不得不在一天之后又再次停牌,步森股份在公告中解释称:停牌是由于公司控股股东安见科技所持的2240万股,已全部质押,截至1月4日收盘,其质押的股份以及第二大股东上海睿鸷表决权委托给安见科技的1940万股股份均已接近警戒线。

此后,步森股份遭遇了深交所的问询函,直指上市公司的平仓风险以及控制权稳定。1月18日在回复交易所问询函时,步森股份表示,公司股价闪崩的主要原因与二级市场部分股东因杠杆比例较高而出现平仓有关,目前安见科技已经通过增加保证金的方式降低了平仓价格,公司的控制权未受影响,而在复牌公告中步森股份同时表示第二大股东上海睿鸷承诺若未来步森股份股价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上海睿鸷将通过追加股票质押保证金、提前回购等方式,确保其持有股份的稳定性。

虽然步森股份声称已经解除了质押融资风险,但是19日公司股票再次复牌后,市场仍然用脚投票,19日开盘后股价一字跌停,收报于29.38元,截至收盘,卖一位置上仍然积压着14.25万手卖单等待卖出。

停牌前步森集团发布清仓计划

最近三年步森集团完成三次控制权转让:2015年4月公司公告称步森集团、达森投资于3月30日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其中睿鸷资产拟协议受让步森集团持有的4180万股,成为新的控股股东;2016年8月,星河赢用与拉萨星灼拟以10.12亿元的价格受让公司控股股东睿鸷资产95.02%的股权。受让完成后,睿鸷资产仍为步森股份第一大股东,而作为星河赢用与拉萨星灼的实际控制人徐茂栋,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2017年10月22日公司宣布控股股东睿鸷资产将所持有的16%股份作价10.66亿元转让给安见科技,同时安见科技接受睿鸷资产13.86%的投票权。交易完成后,安见科技成为新的控股股东,公司的实控人变更为赵春霞。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月5日步森股份召开股东大会,期间审议公司选举新的实控人赵春霞等五人为非独立董事,以及公司监事会换届以及修改公司章程4项议案均未获得股东大会的通过,深交所和浙江证监局对于公司的控制权稳定问题连发关注函,对此,步森股份表示,第二大股东睿鸷资产委托给安见科技的投票权于2020年10月31日到期,委托协议正处于正常的履行期限内,不具有撤销或者提前终止的情形。若出现影响公司控制权稳定的情况,步森股份表示,安见科技及其赵春霞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发布增持计划从二级市场购买股份、与其他股东达成一致行动人协议等形式,提高直接或者间接控制的上市公司股份数量。

面对闪崩,控股股东的增持意向还未有任何动作,不过需要提及的是,在去年12月20日至今年1月3日停牌期间被指和步森股份签订 《战略合作备忘录》的公司第五大流通股东步森集团,却在停牌前于去年11月27日发布了清仓减持公告,公告称由于经营发展需要,持股500.02万股的步森集团拟在公告之日起的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或公告3日后的6个月内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500.0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57%。

“为何拟与步森股份战略合作的步森集团停牌前会发布清仓计划,面对公司股价的连续闪崩,步森集团与步森股份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后,该减持计划会否终止?”就此,大众证券报记者致电步森股份,公司电话未能接通。

分享到:
泰山特色网|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问答地图| 疾病地图| 招聘信息| 战略合作| 媒体报道| 意见反馈|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