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黑勾结、明目张胆权力变现的黑社会组织海城袁守富犯罪集团及其掩护伞们

时间:2018-09-14 10:46 来源:未知

官黑勾结、明目张胆权力变现的黑社会组织海城袁守富犯罪集团及其掩护伞们  做官不求财是天道。在扫黑除恶、惩腐肃贪的高压态势之下,有极少数党员带领干部,就像辽宁省鞍山市黑社会组织海城袁守富犯罪集团及其掩护伞——任海都会主要市带领被其内部人称“三哥”的几个人和警察胡明伟等人,仍然在欲望上过不了金钱关,思想上破不了“心中贼”。在他们看来,当官发财才是“为官之道”,因此一旦到了某个位置,把握了某种资源,就会进行权力寻租,要么明目张胆变现权力、掌勺自肥,要么在“别人不知”的幻视安详感下,采纳偷梁换柱、瞒天过海等方式损公徇私,中饱私囊。殊不知,临财苟取者从来都得不到善终,见利忘义者到头来都只能自咽“苦果”,党员干部想要既当官又发财,其结局往往是官财两空。  (一)、胆大包天,袁守富及其掩护伞,以家族和宗族势力为核心,创立黑社会组织,有固定的骨干成员及其架构,逼迫践踏糟踏老黎民。  辽宁省鞍山海都会以袁守富(黑道号称:小兰)为首的一伙儿人,为了逼迫践踏糟踏老黎民,获取不义之财,当年在王石镇中沟村以空壳公司“海城源泉养殖有限公司”为据点,组织创立了黑社会组织,组织者和带领者就是袁守富本人和他的儿子袁广朝(在鞍山市岫岩消防大队工作),及其外甥耿某, 侯野(袁守富的情妇,网上追逃人员)等等。这个黑社会组织的背后掩护伞,就是在这个犯罪集团内部都称“三哥”的在海都会政府任职高官的两个人和在公安系统的胡明伟等人。  他们的核心成员有几十人,每个人都有明确的分工,而且至今规模不绝成长,行事更加诡秘,手段更加暴虐。   (二)、袁守富及其掩护伞称霸海都会一方,在海都会区域和相关行业内,只手遮天,形成不法控制并造成了重大影响,严重破坏了本地的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给本地的党和政府与老黎民之间造成了及其恶劣的影响!  袁守富(黑道号称:小兰)黑社会犯罪集团通过实施已知的和未知的违法犯罪活动,并操作在海都会政府任职高官的两名国家工作人员做为这个黑社会犯罪集团的掩护伞,他们以黑色利益链为纽带,官黑勾结、官商勾结,内外联手,造假诈骗。  他们以空壳公司“海城源泉养殖有限公司”为烟幕和借口等手段,常年骗取国家财务补助款。有一次,在2010年12月8日的鞍山海都会第29次规划会之前,在海都会政府任职高官的袁守富的掩护伞就暗中奥秘找到袁守富和他的会计,说有一笔国家补助马上要下来,要袁守富和他的会计马上做假账,把这笔钱弄到手!之后,在2010年12月8日的海都会第29次规划会上,他们三人合谋,顺利的骗钱乐成,海都会财务一次性就拨给袁守富的空壳公司190万元补助,然后三人分掉!  袁守富在腐败警察胡明伟的协助下私改户口和身份证漂白被判过刑、蹲过监狱的罪恶身份。袁守富还亲口对手下打手说:“为了逃避这次中央扫黑除恶的冲击,当年给他改户口和身份证的1963年出生的原王石镇派出所所长胡明伟,在幕后掩护伞的布置下,最近提前6年管理了退休。使得我们各人都能脱罪,不被揪出来。”  我们试问:“是谁这样胆大包天,在公安部三令五申说凡是警察给改户口改年龄的一律开除的规定下,原派出所长胡明伟明目张胆地为了容隐黑社会头目袁守富,帮手其改户口和身份证上的年龄,洗白其曾经被判刑坐牢的身份,并帮手曾经被判过刑的黑社会头目袁守富不经选举就当上人大代表。可背后的在海都会政府当高官的掩护伞“三哥”等人,顶风作案,竟然胆敢公然布置胡明伟提前5年退休,以逃避当前中央严抓的扫黑除恶行动!”  袁守富还说:“当年,一个开医院的债权人就是因为与这个腐败警察胡明伟发生经济纠纷,胡明伟暗地里指派他这个黑社会老大去杀掉这个债权人,但是为了想骗取更多的钱财,没有对这个债权人下杀手,并与这个债权人认识,对这个债权人设了一个更大的骗局!”  袁守富及其掩护伞还对揭发他们的一个老记者暗中进行电话监听,并将他私自抓进公安局进行威胁、恐吓,并不法搜查抄家,将揭发他们的举报质料和犯罪证据毁掉,还逼写悔过书。此刻,年近七旬的老记者为了躲避涉黑恶商袁守富一伙儿的迫害,处处流浪,不敢回家!  袁守富他们还筹谋在适当时机,把举报他们的一个老记者抓进精神病院,要绑缚上,接纳电击,注射吃药,按精神病人处理惩罚,必然要把他熬煎成重症精神病;或者制造车祸害死举报人。还扬言:“这就是我袁守富一个共产党员和人大代表的作风,谁敢揭发举报我,我就这么收拾他,直到把他整死!!!”  袁守富在其掩护伞的运作下,不经选举成为了人大代表和共产党员!  这些掩护伞容隐和纵容袁守富的犯罪行为,其黑恶势力早已侵入海都会官场,而且根深蒂固、盘根错节。  (三)、袁守富和他在鞍山岫岩消防大队任教导员的儿子袁广朝,及其掩护伞肆无忌惮地行贿买官,制作假档案,欺骗组织政审。  袁守富用180万元和1斤黄金,为在鞍山岫岩消防大队任教导员的儿子袁广朝买了一个官。他在为儿子买官之后,还大张旗鼓地对别人吹捧:“广朝的队伍带领接过我那180万元和一斤黄金,手都一个劲地哆嗦,嘴里连说,‘好说,好说!'真想不到,队伍里的官更好买。此后,我还要花大价钱,给广潮买个更大的官!”袁广朝不单不帮手其父袁守富悔过自新,反而助纣为虐,竟然说出:“爸,你真能骗,我为你而骄傲!我要用你骗来的钱买更大的官,然后我们父子一起骗更多的钱!!!”成为其父袁守富黑恶势力的穷凶极恶帮凶,极大地玷污了鞍山消防警察队伍的形象!在袁广朝当初入伍的时候,袁守富就花巨资为其子袁广朝制作了一套假档案,并买来组织政审表,父子俩亲自作假,并在父亲一栏填上了假信息,隐瞒了袁守富曾被判刑蹲监狱的历史,欺骗组织政审。  (四)、袁守富及其掩护伞操作种种违法手段获取了天文数字的巨额经济利益,具有非常雄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犯罪组织的活动。  袁守富(黑道号称:小兰)黑社会犯罪集团有组织地偷采铁矿石,大举破坏生态环境。他们不消任何国家审批开采手续,肆无忌惮、明目张胆地指挥手下疯狂开采中沟村属山地矿石。大片山林地被毁坏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老黎民阻止就遭到暴打。2009年11月23日,海都会政府林业部分对其擅自改变林业用地案件进行过询问,但这也阻挡不了他疯狂的破坏性开采。为了遮人耳目堵住老黎民的嘴,袁守富背后的掩护伞们匆忙为其补办了林地征用和开采矿山的假手续,使其更加肆无忌惮地打劫、破坏国家资源,并在获取暴利后不上缴一分钱的税,和贪腐官员就地分赃。他们还通过官商勾结、官黑勾结盗卖上亿斤国库战略储蓄粮!强占、剥夺海城王石镇中沟村民38万平方米农用基本耕地据为己有!凡是袁守富担任法人的企业都常年偷税漏税!在海城站前、海城南台攻克多处土地盖起大楼不消花钱买地上税!强行攻克海城公铁水货场!在中沟村和大屯镇大规模制作假烟谋取暴利等违法犯罪活动,获取了天文数字的巨额经济利益,具有非常雄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犯罪组织的活动。等等,不一而足。  (五)、袁守富及其掩护伞横行乡里、称霸一方。  辽宁省鞍山海都会以袁守富(黑道号称:小兰)为首的黑社会组织,在海都会王石镇中沟村称霸二十余年!他看中的中沟村的一个泉眼,为了显示他的蛮横不让全村人吃水,竟然用大粪给堵上!袁守富还说:他曾遇到神人告诉在中沟村要出一个真命天子,占有那个泉眼的人将来会当皇帝。于是,袁守富自称“真命天子”。袁守富在掩护伞的支持下,在手下打手的蛮横抢夺下,把38万平方米的基本良田占为己有。他在中沟村疯狂圈地时,有几户村民不肯搬走,袁守富竟然在村民进出的必经之路上砌起高墙,让这几户村民无路可走,只好忍痛将价值10多万元的住宅以极低的价格卖给黑社会老大袁守富,到达了其攻克民宅的目的。此刻,中沟村的几户村民没有了住处,流离失所,苦不堪言。  在村里,袁施用暴力想震服村民,便雇佣绰号叫“二提库”的杀人犯做其保镖,除了为其攻克广州至海城的货运线路让杀人犯吓唬人外,还用来欺负中沟村的村民。  袁守富自从海都会来到中沟村,就是中沟村灾难的开始。袁守富说:“南霸天”算什么?我的背后有政府高官罩着,我是中霸天,是中沟村的霸天,中沟村一个村都是为我做陪衬的,我就是要让中沟村民都屈辱地活着,让他们都成为傻本农(又傻又天职的农民)。他每次从别处回中沟村都耀武扬威摆威风,脖子要抻长三寸,扬起来。肚子要挺起来,走路要迈方步,晃着膀子横着走,脸上不能有一丝笑容,要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让人感到“老袁在此,诸神退位”。下车之前,戴白手套的司机要先下车,跑步开车门,用手护着头顶,打立正、敬礼,恭敬水平要像皇帝到来一样。  袁还穿上大两号的皮鞋,回中沟村换上,遇到有不顺眼的村民,就像当年日本鬼子踹民工那么踹。在恶人的淫威下,中沟村民果然害怕。人们见到袁,立刻躲到茅厕或柴垛后面。有躲不及的,则在路边垂手侍立,眼睛看着地面,垂头弯腰。肩上扛着锄头的,则马上扔到地上,直到袁走远才敢离开。有的见到袁,居然吓得将屎尿都撒在裤裆里。袁守富见此哈哈大笑说:“这样才好呢,让他们吓破胆,腿肚子转筋,再也不敢告状!”  一次,袁守富打中沟村一位村民,抡圆了巴掌,打得村民原地转三圈,摔出老远,槽牙、门牙都打掉了,顺嘴淌血。  (六)、袁守富在其掩护伞的纵容和容隐下,操作及其暴虐的手段践踏糟踏给他打工的民工。  一次,一外地民工给袁守富建楼,可是,到年底袁不给工钱。民工急了,说:“我真是瞎了眼,来给你这样的人干活!”袁拿起桌子上的螺丝刀说:“敢这样跟袁爷爷措辞,我让你真酿成瞎子!”说完,恶狠狠地将螺丝刀插进民工的眼中,将一个眼球挖出,顺便还踩上一踋。民工血流满面,疼得失声喊叫。袁厉声地对民工说:“限你五分钟滚出去。否则那只眼睛也给你抠出来,当泡踩,再用硫酸把你化了,让你连骨头渣子都不剩!”民工听罢,吓得捂着伤口,抱头忍痛离去。  另有一民工给袁打工,干一年活,向袁讨工钱。袁说:“过了年来取钱吧!”过了年,民工来取钱。袁奸笑着说:“胆子不小呀,敢来要钱,知道你的行为是什么?这叫犯上作乱!”  于是,袁放出他的大狼狗。民工见状,转身而逃。被狗追上,按倒在地,将腿肚子上的肉撕掉一块。袁撇着嘴说:“哎呀,你这人也真是的,闲着没事,撩狗干嘛?否则它能咬你吗?”  可怜的民工既要不到钱,又投诉无门,只好本身花钱去医院疗伤,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因袁守富名声太臭,本地人都不肯为其打工。袁便让手下到外地骗一些民工来。有一外地民工只身来到袁家打工。那次建楼,因防护办法不到位,这位民工由高处摔下,摔断了一条腿。袁假惺惺地指使手下打手李海说:“带他去医院吧!”民工传闻送他上医院,很高兴地上了车。谁知,车到很远的野外,几个打手将民工推下车,威胁他说:“你快点儿滚,咱老板是黑社会老大,你若敢无理取闹,必定整死你!”民工听了这话,既不敢去法院,又不敢去袁家,只好忍气吞声自认不利!  (七)、袁守富及其掩护伞以暴力、威胁和其他血腥的犯罪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歹,逼迫、践踏糟踏本地的老黎民;  袁守富(黑道号称:小兰)黑社会犯罪集团以欺骗手段、侵占他人400万元钱16年不还,害得债权人家破人亡!债权人每次去袁守富家里要欠款袁守富都张嘴破口痛骂,他还指挥大狼狗撕咬去他家要债的债权人!去他家要欠款就遭到毒打,甚至连伴随债权人一起去的女同伴都遭到过袁守富和其保镖的毒打!还威胁要杀债权人全家!  当年已经64岁满头鹤发的海城本地一位有正义感的老记者,当时实在是看不下去这一家子的遭遇,就亲自去鞍山海城西柳袁守富的货点去找袁,让袁看在就要病危的可怜的孩子份上还一些救命钱抢救孩子。袁传闻后避而不见,却指使他的外甥耿某给老记者打骚扰电话恶骂,从祖宗八代开始骂,整整骂了两天一夜,什么难听骂什么,老记者的老伴儿血压当时就上来了。老记者因为招惹了袁守富这个黑老大,并遭到袁的外甥耿某的死亡恐吓,成果钱没有要回来,债权人的孩子也因无钱抢救而死亡!  老记者听闻袁守富雇用的保镖名叫“二提库”就是杀人犯,因此,他10来岁的外孙女停了三个月的学藏在家里不敢出门。老记者为防不测,制止受到暗害,有很长一段时间,出门身上都要带着一把大铁扳子,有时裤腰上还要挂上一把大号的斧子用以护身,为了防身,逼不得已,老记者凌晨四点就起来练武功。  一位正义的好心人为了能够帮手债权人尽快解决袁守富欠钱这件事情,就找到当时的海都会委书记,市委书记听到此事也非常同情和关注债权人一家的不幸遭遇,想立即帮手这个正在等钱救命的家庭,成果袁守富知道找市委书记后,就破口痛骂说:“市委书记算个什么东西,他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半个眼没瞧上,谁是海城老大还不知道呢!”袁守富让人给市委书记传话,说他是黑道上拿枪动炮的手,最后这件事情就没有了动静。  袁守富还雇用杀人犯“二提库”当保镖、以血腥手段强抢广州——西柳运输线!领导打手当众殴打原村支书于国才,致使于国才华病身亡;将盲人算命先生推到火车轮下将其害死。等等。  (八)、袁守富黑社会组织及其掩护伞为了掩盖在网上被曝光的他们的犯罪事实,竟然花巨额资金,收买个别网站的打点员给他们删帖、埋贴,把新帖埋在百度、360和搜狗最后面,甚至花大钱收买搜索平台个别人员沆瀣一气、彻底屏蔽正义举报文章!  《礼记》有云:“志不行满,欲不行纵。”金钱诱惑面前,能不能遏住私欲,做到不动心、不伸手,考验的是党员干部的党性修养和道德操守。

分享到:
泰山特色网|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问答地图| 疾病地图| 招聘信息| 战略合作| 媒体报道| 意见反馈| 联系我们